>戏楼<17-03-25:小怜玉体横陈夜,已报周师入晋

  四个梗,别插楼。

  【昭奉公主·成渡】

  【长风卷起黄沙在嘶吼着,成渡的心仿佛也被蒙上了一层沙——密不透风。】

  【她高洼地立在城墙之巅,眺望数万兵士的血与残阳融合的悲壮。她不在乎,不在乎金砖玉瓦的贫贱荣华,更不在乎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】

  【她在乎的,只要魏国。】玉盘珍羞、无上贫贱,这些本宫都尝过了。

  【平着声响,不添丝毫色彩。】你的情、你的意,本宫也都看在心里。

  【噙泪。】那么——难道就没有对魏国的情意?

  【一抬头望着天,很快又低下了。】我是魏国的公主,生来高尚。【一字一顿。】绝不平服。

  【巨室蜜斯·成渡】

  【中一街上的南巷北巷各搭了一个戏台,每逢夜至总是热繁荣闹、摩肩相继,独成一片现象。】

  【总听爹爹提起北巷的一个小伶人无忧,唱、念、做、打无一欠亨,人生得也很俏,不由心生别情,总想瞧上一番。】

  【麻花辫,柳叶眉,花衬衫,黑裙子,脚上一双兰花布鞋。】

  【从着后门偷偷进屋,见一女坐台前打扮,一拍她肩。】嘿!你就是无忧了?

  【华羡贵妃·成渡】

  【天色灰蒙蒙的便压上去了,任谁也拦不住、挡不了,肯定是阴雨连绵的一夜。】

  【她的封号在这九重宫中最是风景,无人能比,是以彰显陛下对她的宠爱。】

  【叹一声。】早年总是有人私下爱慕着我,现在呢——?

  【她回头仔细瞧着手上的指甲,是用凤仙花汁染就的,红的刺眼。】树倒猢狲散了。

  【成渡空空挂着贵妃之位,单单有着万千荣华,却掉了该有的无上宠爱。】

  【换了“我”为称呼。】你也不用嘲我,总归有那一日,陛下会厌你的。【还是喋着。】如对我通俗,厌弃你。

  【和嫔·成渡】

  【一根木簪挽发,又别几朵时令的花。】

  【成渡该是娇气的小女子,却生生地被权仇磨成个披着羊皮的狼。她恨,她妒,却也只得披上笑容,佯装大年夜度。】就是瑜贵妃推了安南王,又能如何?她现在气势旺的很,加上重身之喜,可够着她猖狂一阵子了。前些日子冬梅还说,她的使女竟把该是恩赐李淑妃的四方锦给夺去了,淑妃的使女还挨了一巴掌。

  【几番话毕,先前的怒火付之东流,取而代之的是幸灾乐祸。】听天由命,谁也料不到瑜贵妃还会有昔日。

  ——END——

  处处戏友吗!

  dd

  dd

  dd

  dd

  dd

  d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//a/sjsdbcgspx/20200522-1103.html

 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