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兰指挥家律德在武汉有了一个真正的家

  荷兰指挥家律德在武汉有了一个真正的家

  律德来自荷兰,是20世纪最重要也最具争议的指挥大师切利比达克的弟子。2010年,他申请来到武汉大学历史系攻读音乐考古专业;目前担任华中科技大学艺术团交响乐团等多家乐团的指挥。

  律德这样描述自己:“有一双蓝色的眼睛,和一颗火热的爱中国的心。”他会5种语言。在微博上,他取名“漂泊的荷兰人”。现在,他觉得可以将“漂泊”这个词去掉了。

  被武汉吸引:这里有编钟,还有日新月异的变化

  律德关于武汉最初的记忆,要追溯到2009年9月。

  来到武汉的缘由,则要从10年前说起。2008年,律德在中国游玩了半个月,去了北京、西安和平遥。在北京,律德有一种“回家了”的感觉。中国的历史、文化以及日新月异的变化吸引着他,他感觉很兴奋,觉得能在中国不断尝试改变自己,而不像在欧洲,人人按部就班,几百年不变。

  回法国巴黎后,律德对中国念念不忘。正好有一个赴武汉交流学习的机会,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2009年9月,律德和同学先坐飞机,再坐火车到了武汉。当时下着暴雨,“在汉口站,我们蹚水走出来,水漫到我的裤管”。

  在武汉待了几个月,律德就被楚文化深深地迷住了。在湖北省博物馆,他第一次看到曾侯乙编钟。律德出身于音乐世家,4岁学拉小提琴,6岁学弹钢琴。16岁在荷兰鹿特丹音乐学院就读时,他开始指挥交响乐团、室内乐团等,参加各种演出。1991年,著名指挥大师切利比达克在荷兰演出时认识了律德,邀请他跟随自己学习。律德跟随切利比达克在德国慕尼黑、法国巴黎学习了4年,直到大师离世。而编钟让律德感到,它有那么多音阶、律制、调式的变化,“比同时代欧洲的音乐要发达”。

  在巴黎读书时,律德听过“高山流水遇知音”的传说。于是,他想在武汉买一把古琴。同学带着他去了琴行,又给他介绍了古琴老师——武汉大学古琴社的张杰。张杰现场弹奏了一曲《阳关三叠》,律德听后说:“声音太美了,如此丰富,却给人很孤独的感觉。”

  2009年,从武汉回到巴黎后,律德将《阳关三叠》用人生中的第一把古琴弹奏了一年。2010年,他申请到武汉大学攻读音乐考古专业,研究古乐器。在武汉,他把自己的荷兰名字Lute Brommer中译为“律德”。他解释,律德,翻译为英文是the golden rule,在北欧语言里意思是“听到”,而在德国北方语言里有“冥想”的意思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//a/sdbcwzpm/20200606-1134.html

 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