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村野事,啊好大不能再进了好涨啊 晚安,巴

  那是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高档餐馆。

  “喔喔,那得养多久啊?”

  ——《晚安,巴黎》

  打开之后,里面也不过只是一张白色的无线信纸,寥寥几行,确是婉约动人的法语。

  看到喜力和万宝路的时候,心里抖了一抖——都是他喜欢的。

  邹子裴走在盛铭左边,穿地并不多。盛铭怕冷,最冷的时候还没到,已经套上了厚厚的外套。邹子裴从破破的牛仔裤袋里掏出一包烟来。盛铭这才想起来,他是抽烟了。

  盛铭抬头看了他一眼,平淡答道:“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,无聊的时候也就看看书,玩玩相机。”

  ——《晚安,巴黎》

  “别客气嘛。”看到他都快都椅子上跳起来,邹子裴忍不住觉得好笑,眼前的这个人还真是有点木木的。

  盛铭嗯了一声,把东西都收了起来。

  盛铭也相当诧异,看见邹子裴怀里揣着两本经济学的课本。

  沈遥使劲十八般武艺和邹子裴抢锅里煮沸了的最后一个贡丸,依旧没能成功。邹子裴笑得眼睛都弯了,把最后一个丸子送进盛铭碗里,“烫是烫,不过味道不错。”

  半个小时之后,那两人果真来了,提着两大袋速冻食品。

  盛铭瞥了一眼还在和沈遥嬉笑打骂的邹子裴,低头去尝贡丸。

  盛铭低了低头,闷声不响继续吃饭。

  “三明治。”盛铭给他递过去一个。

  “你安分点,坐下来!”似乎敏感地预感到他要开口说些什么,盛铭只是本能地岔开话题,扶着他让他坐下。

  「M’aimes-tu?」(你爱我么?)

  心中似乎有隐隐的不安与焦躁,但却苦于找不到出口宣泄。

  那天,沈遥将私藏在寝室橱柜的好多瓶喜力和几盒烟都扔在盛铭桌上,附带的还有几张成人片,“麦子今天要来玩,这些先藏你这儿!”沈遥干笑两声,又说,“……她不喜欢我抽烟喝酒啥的……”

  盛铭垂着脑袋愣了愣,随即转了转心思,“我打给彭靖宇,让他接你回去吧。”

  “不是不是……”

  除此之外的“意外”相遇也不胜枚举。

  刚捞起来的丸子还滚烫滚烫,冒着热气。

  邹子裴看着黑框眼镜下直直瞪着的眼睛,两个酒窝就露了出来,“木头,我在喊你啊。”

  那日,邹子裴穿着白色的上衣。盛铭总觉得,他穿白色是顶好看的,看上去温和。而他的眉眼间遮掩不去的,是平和里带着犀利的目光。

  ……

  「Je t’aime.」(我爱你。)

  拿了啤酒又去调味区拿了几盒火锅料。

  盛铭的三明治拆到一半,甩了他一眼,淡淡地答:“不是女朋友。”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//a/bcgsgw/20200605-1129.html

 
友情链接: